国际拳联“倒吴”事件升级 吴经国或无力回天

0

­  连日来,与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有关的话题在国内外媒体上满城风雨。一时间, 经济丑闻败事、两大投资方群体“维权”、面临破产危机、违背契约肉体、被投票下课等一系列问题把国际拳联和吴经国频频推上风口浪尖。而随后,堕入
窘境
的吴经国不得不揭晓声明否认遭遇了执委会的不信任投票,努力希望保住本身主席位置。

­  吴经国的廓清声明非但不以正视听,反而加剧了事情的进一步升级。来自奥运会周边静态网站《inside the games》的最新消息称,国际拳联内部“倒吴派”和 “挺吴派”为了争夺国际拳联办公室控制权已产生
了剧烈的冲突,瑞士警方介入,预计会在48小时内裁决谁是该建筑物的合法所有人。

­  “一女嫁二夫”,谁来捍卫“契约肉体”?

­  本次事情的导火索是《纽约时报》率先披露了国际拳联所面临的破产危机。由于来自中国和阿塞拜疆的两大投资方群体“维权”,要求国际拳联偿还约3000万美元资金,招致目前国际拳联陷于破产的边缘。

­  国内媒体人士分析指出,国际拳联堕入
“破产危机”绝非偶尔,其本质是“国际拳联个别办理层”对“契约肉体”的漠视。而对于文中提到的“国际拳联个别办理层”,多数媒体均将矛头指向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在与中国公司博盟体育“契约在身”的情况下,与另外一家中国公司阿里体育签署了全球营销协议,独家受权阿里体育推广国际拳联体系内的全球拳击活动,并就国际拳联的赛事、媒体与数字平台以及成立国际拳联网络电视频道等方面进行重大投资。

­  而在此之前,国际拳联已受权博盟体育作为其大中华区(台湾除外)的独家商务运营公司,具有
国际拳联局部赛事及贸易资源在大中华区的运营、推广、受权等权利。这种“一女嫁二夫”的做法直接招致了了国际拳联中国投资方FCIT(博盟体育控制人)的强烈不满;而在全球范围内,“受害者”还包孕国际拳联的另外一投资方,来自阿塞拜疆的Benkons;因此,两大投资方向国际拳联起头了长达一年多的“维权”。但是,现任国际拳联主席的吴经国对此 “漫不经心”,终究
招致涌现了今天的“国际拳联破产事情”。

­  “牵一发而动全身”, “倒吴”为何愈演愈烈?

­  在这波言论中,业界传言已久的吴经国个人经济问题也被媒体指摘。一些媒体还援引了国际拳联离职财务总监Rob 的描述:“主席的台北办公室每年花费20万瑞郎,还有12万瑞郎吴主席的个人用度。这比过去一年,国际拳联给五大洲际拳协的发展经费还多!此外,国际拳联一年的法务用度超过100万瑞郎,这很使人震惊!”Rob进一步以为,花在法务、公关和差旅上的用度已重大超标。国际拳联总部把重心都放在了主席的公关办理上,这一办理文化既不包容也不通明,需求改革。而早在此前,国际拳联办理混乱已引起了国际奥委会的留意,并曾在2016年暂停了给予国际拳联的资金。

­  7月24日,在莫斯科进行的国际拳联执委会会议上,国际拳联主席吴经国被执委会委员以12比2的悬殊投票经由过程了一项针对他的不信任动议。据悉,12名执委中,有5人直接介入了这次举动,他们中包孕曾被吴经国解任的威尔士执委泰瑞-史密斯、加拿大的帕特-菲亚科、意大利的AIBA副主席以及欧洲拳联主席、被以为依照章程应该接收拳联的法尔奇内利。

­  面临满城风雨的言论,处于被动局面的吴经国迅速揭晓声明否认本身“被投票”,称7月24日国际拳联执委会的会议议程中并不投票项目,并反问:如果真有此事,本身怎么还会在主持会议?

­  此言一出,“挺吴派”们仿佛
回归了自傲,随后媒体上也涌现了“挺吴”的言论。 而与此同时,“倒吴派”们却进一步被激怒,才有了本文起头提到的为争夺国际拳联办公室控制权而引发的新一轮“内斗”。

­  从目前事情发展的态势看,在国际拳联内部作为多数派的“倒吴”权力仿佛
并不息事宁人的意思;而从媒体报道看,吴也仿佛
正在逐渐得到体育业界及媒体言论的保护,想保住其国际拳联主席的位子,仿佛
正在变得越来越难。

责任编辑:黄敬伟

Related Posts

© All Right Reserved